• <code id="usq0c"><wbr id="usq0c"></wbr></code>
  • <tr id="usq0c"></tr>
  • <xmp id="usq0c"><source id="usq0c"></source>
  • <table id="usq0c"></table>

    他曾是中國先鋒文學的三駕馬車之一,當“大紅燈籠”高高掛起,他自言已遠離那個江湖。他說,自己如今更愿意用笨方法探索人性的黑洞。

    (07) 點擊查看文字實錄
    1. 視頻
    2. 實錄
    3. 評論
    分享到: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分享到騰訊空間 分享到百度貼吧
    • 我的真名叫“童忠貴” 小時曾為此自卑
    • 我的大學趕上了文學的“黃金年代”
    • 我們仍用現實主義寫法開拓人性“黑洞”
    • 女性作品只占我創作的1/10 我接受被誤解
    • 電影是遠房親戚 每個人必須面對兩個時代
    • 南方不只小橋流水 中國人太多文化尾巴
    • 讀香椿樹街是在聞自己青春期的襪子
    • 《我的帝王生涯》是受到評彈的感召而寫
    • 我從來不知道自己是一個先鋒作家
    • 描述當下交給報告文學 作家無需哭天喊地
    • 下一部繼續寫八九十年代的香椿樹街
    蘇童簡介
    1. 電影是我的遠房親戚

      “我把電影作為我的遠房親戚,可能在生活中一個遠房親戚跟你走動很勤,但同時一個遠房親戚跟你不來往了,那也是正常的?!?a href="http://www.12youdao.com/niandaifang/special/sutong/detail_2012_09/06/17404780_4.shtml" target="_blank">[詳細]

    2. 我已遠離先鋒

      “因為我的心目當中理想有可能要用很笨重的19世紀的東西來完成,我怎么可能再保持一個非常純粹的先鋒姿態呢,是不是?”[詳細]

    3. 當下是一杯渾水

      “你描述當下盡管交給報告文學作家去做,不要那么急地呼喊、哭天喊地的就是說你給我寫寫當下,這我不知道意義何在?!?a href="http://www.12youdao.com/niandaifang/special/sutong/detail_2012_09/06/17404780_9.shtml" target="_blank">[詳細]

    野夫
    為真相而寫作

    許鏡清
    敢問路在何方

    王兵
    藝術只為個體經驗

    馬原
    有神與無神

    [精彩推薦]

    本期采訪/編導:
    徐鵬遠

    攝像:
    石志鈞/謝鳴

    剪輯:
    楊也

    網友評論
        

   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,鳳凰網保持中立

    小草免费高清在线视频,日本高清在线看片免费视频手机在线观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